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管家婆最准的资料 > 发射药 >

解放军海拔最高弹药销毁站曝光 弹药堆成山

归档日期:09-19       文本归类:发射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近日,军媒在报道解放军四十集团军某旅训练的画面中,出现了我军最新型的09式轮式步兵战车的画面,有网友分析这支部队就是第一支换装八轮步兵战车的四十集团军某摩步旅。

  ZBL-09整车采用模块化设计,由动力、传动、行动、操纵、车体和上装武器六个基本模块组成,通过不同模块组合,实现底盘多种变型,从而与多种战斗需求进行匹配、集成。采用模块化设计可以提高车族的互换性,利于后勤维修保障。

  战士们身后的09式轮式步兵战车,车全重16吨,乘员为车组3人加载员7人,采用国际轮式战车标准的布置形式,动力舱位于车首右部,驾驶员、车长位于动力舱左侧,战斗室居中,后部为载员舱。

  ZBL-09在火力的密度和打击距离上占优。后两种车辆采用的是旋转式枪架,虽然可换装多种武器,但相对于ZBL-09同时装备三件武器,单车的火力有限,ZBL-09安装了改进型“红箭”-73C反坦克导弹,打击距离可达到4000米,远远大于机关炮和机枪的射程。

  由于驱动轮的增多,ZBL-09不仅增大了牵引能力,而且也提高了在困难路段的通行能力。该车采用330千瓦BF6M1015CP水冷式柴油发动机和机械传动系统,单位功率为15.7千瓦/吨,加上采用前4轮助力转向,因此非常易于驾驶。

  ZBL-09在公路上最大速度达100千米/小时,越野平均速度40千米/小时,最大爬坡度达30°,可跨过1.8米宽的壕沟,通过0.55米的垂直墙,公路最大行程800千米。

  ZBL-09采用“基体钢板+复合装甲”的形式,加装陶瓷披挂装甲,以满足车辆的装甲防护要求。该车最高防护等级为正面1000米抗23mm穿甲燃烧弹,侧面100米抗12.7mm穿甲燃烧弹。

  正在准备上车的步兵分队,由于载员只有七人,使用了与美军M2步兵战车类似的多车载一班的编制方式。

  PF98式120毫米反坦克火箭筒采用破甲火箭弹和多用途火箭弹两个弹种。破甲火箭弹重约6.2公斤,战斗部为串联式,初速246米/秒,最大破甲厚度800毫米,在68°着角时的破甲厚度为230毫米,破甲火箭弹具有破坏反应装甲、主装甲及杀伤有生力量的能力。

  扎根高原20多年,陈林在全军海拔最高的弹药销毁站安全销毁报废弹药50余种3万多吨,被誉为天天与死神打交道的“拆弹英雄”——

  人物小传:陈林,全军弹药销毁专家组成员,高级工程师。1998年起担任陆军某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副站长,至今已安全销毁报废弹药50余种3万多吨。研究成果获军队科技进步奖二等奖2项、三等奖10项,被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授予“优秀科技工作者”荣誉称号,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当选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2013年,以他为人物原型创作的电影《拆弹英雄》在全国上映。

  陆军某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副站长陈林,在数十年军旅生涯中,一直干着堪比“火山口上走钢丝”的报废弹药销毁工作,被官兵誉为“拆弹英雄”。

  2015年3月,习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接见军队基层人大代表时,得知陈林扎根高原20多年,组织安全销毁报废弹药3万多吨、危险品弹药近万发,嘱咐说你们的工作危险性很高,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

  山沟连着中南海,三军统帅的叮嘱是关爱,更是勉励。陈林说,从那以后,他的心中始终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那年深秋,集中销毁弹药任务量最大的一天,废旧弹药填了满满3个大坑。数量太多,陈林特意加固了销毁场的掩体。

  人员隐蔽!导火索点燃!“轰!轰!”两声巨响过后,现场的官兵面面相觑——有一个坑的炸药居然没炸。

  大家屏住呼吸耐心等了30分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有的技术骨干急了,提出要靠前排险。

  “谁都不许上!我来!”陈林大喊一声跨出掩体。陡峭的山坡上,猫着身子的他俨然一名驯兽师,时刻屏息观察猛兽的一举一动:炸点处,外露的导火索已经燃尽,坑内弹药随时有爆炸的可能。

  扒土层、接雷管,爬回掩体,点燃导火索……陈林小心翼翼地操作每个步骤,就像把老虎重新关回笼子。“轰!”一声巨响,成功施爆。

  “排险的时间虽然只有20多分钟,但漫长得像一个世纪。”回忆当时情景,陈林仍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

  这几年,部队陆续装备了一些科技含量高、结构更为复杂的新型弹药,这给陈林和战友们带来了更大的挑战和考验。

  在这个全军海拔最高的弹药销毁站,记者所见所闻与想象中的拆卸场面相去甚远。10余名官兵身着迷彩静电防护服,在流水作业线旁分步拆解弹药,颇似现代化工厂的“蓝领”。

  “当天的销毁工作,其实头一天就已经展开了。”陈林一边帮着抬弹药箱,一边介绍作业流程:弹药拆解前一天,业务处开具出库单送保管队,上面标有弹药种类、数量等具体内容;拆弹当天,保管队到军械室领取库房钥匙,办公室派车运送弹药到销毁技术作业区。

  传送带上,一枚枚报废炮弹像束手就擒的猛兽,沿流水线经过卸引信、卸底火、拔弹、取发射药等工序车间,每过一道就减一分“威风”,最终被完全“解除武装”,变得“服服帖帖”。

  销毁弹药的有毒气体,会对官兵身体造成危害,还会影响生态环境。陈林坚持不懈研究“废水处理系统”,就是想让战友们从手工作业中解放出来,不再像他的双手那样被侵蚀得伤痕累累。这一成果最终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被列为全军第二代销毁机具推广使用。

  高级工程师涂春贤说,仅这项成果,陈林的研究图纸就装了满满5麻袋,各种化学药剂用了100多升,蓝色工作服被有毒气体污染成了粉红色,陈林的声带也一度被刺激得半个月说不出话来。

  “吃再多的苦也值得!”陈林表示,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国防和军队建设实现新跨越,新一代拆弹人应该积极争当创新的推动者和实践者。

  熟悉陈林的官兵都知道,这位全军弹药销毁战线上的老兵,在长年工作中养成了两个好习惯——

  一是两地分居的夫妻俩每天互相发一次短信。每天早晨,妻子王鸣凤会给陈林发一条祝福短信。晚上,陈林必回一条平安信息。

  有一次,陈林和战友抽样化验一批新型弹药,干了整整一个通宵,手机没带在身边,没能及时回复短信。王鸣凤打电话也没打通,结果在家一夜未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她就心急如焚坐车赶往销毁站。“见陈副站长和衣躺在沙发上打鼾,茶几上放着几包平时吃的药,嫂子心疼得直落泪。”二级军士长尹德华说。

  第二个习惯是坚持一线跟班。销毁工间有条环形走廊,大约300米。有官兵估算过,有任务时,陈林每天沿作业线多公里,一年就能走近千公里!

  “住手!”那天,他像往常一样沿拆弹作业流水线检查,见一名士官图省事,将一件拆弹工具直接递给一名上岗不久的新战士,马上大喝一声制止。在拆弹工作间,为避免静电,不能跳跃,不能有肢体接触,即便两个人传递工具,也必须一人先放桌上,另一人再去取……“这些规定都是铁规,谁也不能破坏!”

  “一个雷管一双手,一个引信一颗头。”陈林说,任何麻痹大意,都是对拆弹事业不负责,更可能是拿官兵生命开玩笑。

  两个好习惯塑造出一个从不失手的“拆弹英雄”,也确保了全站18年安全无事故。

本文链接:http://ayrinti.net/fasheyao/539.html